P250

朱利安·勒洛瓦
钟壳由青铜师让-约瑟夫·德·圣日耳曼制作
可能由家具师安托万·富勒(1775年逝)销售
巴黎,路易十五至十六过渡时期,约1760-1765年制
高46厘米;宽41厘米;深23厘米
勒洛瓦 - 圣日耳曼

罕见的青铜鎏金镂刻与古风着色的排钟八音盒壁炉座钟《乌拉尼亚》或《天文》,路易十五至十六过渡时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49

circa 1805
寓意和神话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48

杰克-托马斯·布里昂特
珐琅绘制周瑟夫·科托
罕见的白色卡拉拉大理石配鎏金青铜里拉形开面壁炉钟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85年
高58厘米;宽28厘米;深14厘米
布里昂特 - 科托

罕见的白色卡拉拉大理石配鎏金青铜里拉形开面壁炉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47

circa 1785-1788
寓意和神话
François Rémond (1747 - 1812)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46

circa 1785
复杂功能 中国风尚 里拉琴
Jacques-Thomas Bréant (1753 - 1807)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45

circa 1770-1775
寓意和神话
Louis Montjoye (1729 - 1815)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44

Jean-Simon Deverberie (1764 - 1824)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43

Hubert Martinet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40

circa 1805
53.5 x 28 x 20 cm (21 x 11 x 7 ⁷/₈ inches)
Mesnil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39

circa 1810-1815
46.5 x 40 x 17 cm (18 ¹/₄ x 15 ³/₄ x 6 ³/₄ inches)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38

约瑟夫·布佐
青铜确信为菲利普·迦翡利作
巴黎,路易十六早期,约1775年
高58.5厘米;宽23.5厘米;深24厘米
布佐 - 迦翡利

重要的青铜鎏金细刻白色卡拉拉大理石矮柱式壁炉座钟,路易十六早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37

弗朗索瓦·阿热侬
钟壳作者确信为 让-约瑟夫·德·圣日耳曼
罕见的青铜鎏金小座钟
巴黎,路易十五时期,约1750年
高30.5厘米,宽20.5厘米,深9.5厘米
阿热侬 - 圣日耳曼

罕见的青铜鎏金小座钟,路易十五时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36

Antoine Cronier (1732 - 1806)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35

circa 1798-1800
72.5 x 74 x 23 cm (28 ¹/₂ x 29 ¹/₈ x 9 inches)
Pierre-Basile Lepaute (1750 - 1843)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34

circa 1810
87 x 68 x 27.2 cm (34 ¹/₄ x 26 ³/₄ x 10 ³/₄ inches)
Pierre-Claude Raguet-Lépine (1753 - 1810)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33

circa 1753
铜鎏金
54 x 32 x 17 cm (21 ¹/₄ x 12 ⁵/₈ x 6 ³/₄ inches)
Jean-Baptiste III Albert Baillon ( - 1772)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32

circa 1810
42.5 x 58 x 16 cm (16 ³/₄ x 22 ⁷/₈ x 6 ¹/₄ inches)
Antoine-André Ravrio (1759 - 1814)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31

根据法国青铜雕塑家让·安德烈·瑞持的的设计制作
罕见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黑人搬运工”
巴黎,帝国时代,约1795-1800年
高36厘米
Jean-André Reiche (1752 - 1817)

罕见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黑人搬运工”,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30

circa 1795
52 x 29 x 15 cm (20 ¹/₂ x 11 ³/₈ x 5 ⁷/₈ inches)
Laurent Ridel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29

circa 1775
33.5 x 18.5 x 9 cm (13 ¹/₄ x 7 ¹/₄ x 3 ¹/₂ inches)
François Vion (1737 - Paris 1790)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28

circa 1810
61.5 x 76 x 24.5 cm (24 ¹/₄ x 29 ⁷/₈ x 9 ⁵/₈ inches)
Jean-Simon Deverberie (1764 - 1824)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44

Joseph Revel ( - Paris 1811)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26

Claude Ragot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25

circa 1805-1810
47 x 34.5 x 13.5 cm (18 ¹/₂ x 13 ⁵/₈ x 5 ¹/₄ inches)
Couturier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24

circa 1800
54 x 41 x 12.5 cm (21 ¹/₄ x 16 ¹/₈ x 4 ⁷/₈ inches)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23

circa 1810
45.5 x 26.5 x 14.5 cm (17 ⁷/₈ x 10 ³/₈ x 5 ³/₄ inches)
Claude Galle (1759 - 1815)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19

circa 1810
47 x 33.5 x 10.5 cm (18 ¹/₂ x 13 ¹/₄ x 4 ¹/₈ inches)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14

Pierre-Philippe Thomire (1757 - Paris 1853)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12

circa 1810
47.5 x 29 x 16.5 cm (18 ³/₄ x 11 ³/₈ x 6 ¹/₂ inches)
Gabriel Leroy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11

circa 1815-1820
60 x 26.5 x 15 cm (23 ⁵/₈ x 10 ³/₈ x 5 ⁷/₈ inches)
Etienne Gobin Dubuisson (1731 - 1815)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08

路易·鲍赛
珐琅钟盘的作者为周瑟夫·科托
罕见的磨砂鎏金青铜,配蓝色与绘画玻璃,
再加白色大理石打造的“金字塔形”座钟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90年
高56厘米;宽23.5厘米;深18.5厘米
科托 - 博斯

罕见的磨砂鎏金青铜,配蓝色与绘画玻璃,再加白色大理石打造的“金字塔形”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06

circa 1795-1800
34 x 45 x 12 cm (13 ³/₈ x 17 ³/₄ x 4 ³/₄ inches)
Jean-Simon Deverberie (1764 - 1824)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02

circa 1788
61.5 x 46 x 16.5 cm (24 ¹/₄ x 18 ¹/₈ x 6 ¹/₂ inches)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01

circa 1805
48 x 17 x 23.5 cm (18 ⁷/₈ x 6 ³/₄ x 9 ¹/₄ inches)
Antoine-André Ravrio (1759 - 1814)

罕见的带跪姿埃及人像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帝国早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200

高岚于巴黎
重要的青铜鎏金与黑色青铜壁炉座钟
“美洲印第安人猎手”
巴黎,督政府时期,约1800年
高50.5厘米;宽37厘米;深12.5厘米

重要的青铜鎏金与黑色青铜壁炉座钟“美洲印第安人猎手”,督政府时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99

皮尔-菲利普·汤米亚
极其稀有且精致的青铜鎏金与黑色青铜壁炉座钟
“阿波罗穿越天庭与众星座”
巴黎,帝国时代,约1805年
高64厘米;宽64厘米;深17厘米
汤米亚

极其稀有且精致的青铜鎏金与黑色青铜壁炉座钟 “阿波罗穿越天庭与众星座”,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96

circa 1800
53.5 x 35.5 x 14 cm (21 x 14 x 5 ¹/₂ inches)
Claude Galle (1759 - 1815)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93

韦杨
卓越的磨砂火鎏金青铜动偶钟
“游乐小转椅”或“童年记忆”
巴黎,帝国时代,约1810-1815年
总高50厘米;基座:宽26厘米,深17厘米
Louis-Jacques Vaillant

卓越的磨砂火鎏金青铜动偶钟,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91

我们确信作者为克劳德·盖里
卓越的纪念碑式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配意大利深红色大理石壁炉座钟
巴黎,帝国时代,约1805-1810年
高86厘米;宽26.2厘米;深19.2厘米
盖里

卓越的纪念碑式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配意大利深红色大理石壁炉座钟,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90

罕见的美第齐花瓶式鎏金青铜壁炉座钟
巴黎,帝国时代,约1805年
高46厘米;基座12厘米x12厘

罕见的美第齐花瓶式鎏金青铜壁炉座钟,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89

布里安特于巴黎
钟壳由罗伯特·奥斯蒙德制作
罕见的青铜鎏金壁炉座钟“科学的胜利”
巴黎,路易十六早期,约1775年
高43.5厘米;宽40.5厘米;深15厘米
基座上签名:”奥斯蒙德“(OSMOND)
奥斯蒙德

罕见的青铜鎏金壁炉座钟 “科学的胜利”,路易十六早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87

circa 1795
56 x 67.5 x 16.5 cm (22 x 26 ⁵/₈ x 6 ¹/₂ inches)
Joseph Revel ( - Paris 1811)

N/A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83

“高德龙于巴黎”
我们确信钟壳由路易十四的家俱师-镶嵌艺术师安德烈-查尔斯·布尔制作
杰出的用玳瑁、黄铜加青铜镶嵌手法制作而成的钟壳与基座及带湿度计的座钟
巴黎,路易十四晚期,约1710年
钟身:高114厘米;宽59厘米;深23厘米
基座:高150厘米;宽59厘米;深30厘米
高德龙 - 布尔

杰出的用玳瑁、黄铜加青铜镶嵌手法制作而成的钟壳与基座及带湿度计的座钟,路易十四晚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81

我们确信钟壳由”洛克里、鲁行戈尔与普亚特瓷厂”(1772-约1810年)制作
弗朗索瓦-路易斯•郭敦(约1740-1800年)
珐琅钟盘作者为周瑟夫•科托(1740-1801年)
杰出的巴黎硬胎瓷配鎏金青铜壁炉座钟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85年
高42.5厘米;宽19.5厘米;深12.8厘米
郭敦 - 科托

杰出的巴黎硬胎瓷配鎏金青铜壁炉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80

尼古拉-查尔斯·杜特尔特里
罕见且优异的塞夫勒瓷配鎏金青铜花瓶状座钟
巴黎,路易十五到路易十六过渡期,约1770年
高54厘米;宽21.5厘米;深20.5厘米
杜特尔特里

罕见且优异的塞夫勒瓷配鎏金青铜花瓶状座钟,路易十五到路易十六过渡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77

尼德维拉陶瓷厂 < br > 罕见的上釉、裸瓷配鎏金青铜座钟与装饰花瓶 壁炉套件 < br > 洛林,尼德维拉陶瓷厂,路易十六时代,约1785 < br > 钟:高37.5厘米;宽20厘米;底座10.5厘米x10.5厘米 < br > 花瓶:高27厘米;底座7.8厘米x7.8厘米
尼德维拉陶瓷厂

罕见的上釉、裸瓷配鎏金青铜座钟与装饰花瓶 壁炉套件,尼德维拉陶瓷厂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75

我们确信作者为让-西蒙·代沃别利耶 < br > 罕见青铜鎏金壁炉座钟 “美洲印第安人” < br > 巴黎,督政府时代,1799年 < br > 高46厘米,宽37厘米,深15厘米
代沃别利耶

罕见青铜鎏金壁炉座钟 “美洲印第安人”,督政府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72

宝玑公司第2833号 < br > 镀氧化钴小童由皮尔-菲利普·汤米亚制作 < br > 罕见的镀氧化钴加鎏金壁炉座钟 < br > 巴黎,帝国或复辟时代 < br > 高50.5厘米,基座16.8厘米 x 16.8厘米 < br >
宝玑 - 汤米亚

罕见的镀氧化钴加鎏金壁炉座钟,帝国或复辟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58

列歇尔于巴黎 < br > 我们确信青铜雕塑的作者为皮尔-菲利普·汤米亚 < br > 重要的青铜鎏金并镀氧化钴配意大利桃红色大理石壁炉座钟 " 黎明之象征 " < br > 巴黎,帝国时代,约1805-1810年 < br > 高76厘米;宽48.5厘米;深20.5厘米
列歇尔于巴黎 - 汤米亚

重要的青铜鎏金并镀氧化钴配意大利桃红色大理石壁炉座钟 " 黎明之象征 ",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67

克劳德·盖里(Claude Galle) < br > 一个表现帕拉斯·雅典娜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加大理石壁炉座钟 < br > 巴黎,帝国晚期,约1815年 < br > 高79厘米;宽29.5厘米;深16厘米 < br >
盖里

一个表现帕拉斯·雅典娜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加大理石壁炉座钟,帝国晚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60

查尔斯·杜特尔特里 < br > 我们确信钟壳的作者为弗朗索瓦-热内·摩尔利 < br > 重要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克里欧或历史之象征” < br > 巴黎,路易十五-路易十六过渡时期,约1770-1775 < br > 高50厘米;宽45.5厘米;深17.5厘米
杜特尔特里 - 摩尔利

重要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克里欧或历史之象征”,路易十五-路易十六过渡时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57

罗伯特·罗宾(Robert Robin, 1741-1799) < br > 我们确信钟壳为汤米亚制作 < br > 罕见的磨砂鎏金配绿色花岗岩壁炉座钟“年轻巴库斯的凯旋车” < br > 巴黎,督政府时代,约1795年 < br > 高45.5厘米;宽60厘米;深15厘米 < br >
罗宾 - 汤米亚

罕见的磨砂鎏金配绿色花岗岩壁炉座钟“年轻巴库斯的凯旋车”,督政府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56

杰克-弗朗索瓦·维兰特 < br > 珐琅钟盘的作者为周瑟夫·科托 < br > 此钟毫无疑问是在多米尼克·达谷里的指导下完成的 < br > 罕见的塞夫勒瓷配鎏金青铜花瓶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80-1785年 < br > 高55.5厘米;宽33厘米;深13厘米
维兰特 - 科托 - 达谷里

罕见的塞夫勒瓷配鎏金青铜花瓶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55

伊斯贝尔和德拉斯于鲁昂 珐琅绘画由周瑟夫·科托绘制 罕见的珐琅、鎏金青铜与白色卡拉拉大理石制造的开面座钟 法国,督政府时代,约1795年 高61厘米;宽31.3厘米;深14.8厘米
伊斯贝尔和德拉斯 - 科托

罕见的珐琅、鎏金青铜与白色卡拉拉大理石制造的开面座钟,督政府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54

德普里斯忒 < br > 我们确信钟壳为青铜铸造师让-西蒙·代沃别利耶制造 < br > 罕见的青铜磨砂鎏金壁炉座钟 “丘比特驾车” < br > 巴黎,帝国时代,约1810-1815年 < br > 高39厘米;宽47.8厘米;深13.8厘米
代沃别利耶 - 德普里斯忒

罕见的青铜磨砂鎏金壁炉座钟 “丘比特驾车”,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48

利鲍特 < br > 青铜装饰雕塑出自弗朗索瓦·瑞蒙德之手 < br > 卓越且独特的壁炉座钟,制作材料为深墨绿色大理石,埃及斑岩,石英配孔雀石贴皮表面与鎏金青铜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晚期,约1790年 < br > 高65厘米;宽40厘米;深22厘米
利鲍特 - 瑞蒙德

卓越且独特的壁炉座钟,制作材料为深墨绿色大理石,埃及斑岩,石英配孔雀石贴皮表面与鎏金青铜, 路易十六晚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47

蒂赫尔与贵哈尔德瓷厂,以“安古雷姆公爵的瓷厂”而闻名 < br > 罕见的裸瓷雕塑配磨砂与抛光鎏金壁炉座钟 “将要射出爱情之箭的丘比特”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晚期,约1790年 < br > 高50厘米,宽31厘米,深18.8厘米
蒂赫尔与贵哈尔德瓷厂,以“安古雷姆公爵的瓷厂”而闻名

罕见的裸瓷雕塑配磨砂与抛光鎏金壁炉座钟 “将要射出爱情之箭的丘比特”,路易十六晚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44

皮尔二世·吉列,以年长的吉列而著称 < br > 罕见的青铜鎏金并带寓意人物雕像的壁炉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五到路易十六的过渡期,约1765-1770年 < br > 高30.5厘米;宽30.5厘米;深13厘米
年长的吉列于巴黎

罕见的青铜鎏金并带寓意人物雕像的壁炉座钟,路易十五到路易十六的过渡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43

毕刚德 < br > 罕见的带寓意雕塑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天文学家丘比特" < br > 巴黎,路易十五到路易十六的过渡期,约1765-1770年 < br > 高30.5厘米;宽30.5厘米;深13厘米
克劳迪翁

罕见的带寓意雕塑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天文学家丘比特",路易十五到路易十六的过渡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42

阿芒特 < br > 罕见的青铜鎏金加配多彩图画壁炉座钟“逃兵”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75年 < br > 高50厘米;宽50厘米;深21.5厘米
阿芒特

罕见的青铜鎏金加配多彩图画壁炉座钟“逃兵”,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38

让-把菩提斯特-嘉薄礼埃尔·杜布斯,通常称作“年轻的杜布斯” < br > 青铜装饰雕塑的作者为佛朗索瓦·瑞蒙德 < br > 很可能是在多米尼克·达谷里的指导下制作完成的 < br > 卓越的新古典主义白色卡拉拉大理石和鎏金青铜壁炉座钟 “弹里拉琴的阿波罗和缪斯” < br > 巴黎,路易十六,约1785年 < br > 高70厘米;宽68厘米;深18.5厘米
年轻的杜布斯 - 达谷里 - 瑞蒙德

卓越的新古典主义白色卡拉拉大理石和鎏金青铜壁炉座钟 “弹里拉琴的阿波罗和缪斯”,路易十六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37

周瑟夫-玛丽·瑞维尔 < br > 我们确信珐琅绘画的作者为周瑟夫-玛丽·瑞维尔 < br > 罕见的青铜鎏金,珐琅配白色卡拉拉大理石开面座钟 < br > 巴黎,督政府时代,约1795年 < br > 高44.5厘米,宽27厘米,深10厘米 < br >
瑞维尔 - 科托

罕见的青铜鎏金,珐琅配白色卡拉拉大理石开面座钟,督政府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36

劳伦特·瑞德尔, 活跃于1790-1805年间 < br > 我们确信珐琅画作者为周瑟夫·科托,1740-1801年 < br > 罕见的青铜鎏金,珐琅与卡拉拉大理石开面座钟 < br > 巴黎,督政府时代,约1795年 < br > 高53厘米,宽28厘米,深12厘米 < br >
Laurent Ridel

罕见的青铜鎏金,珐琅与卡拉拉大理石开面座钟,督政府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29

玛尼艾利 < br > 我们确信钟壳作者为克劳德·盖里 < br > 重要的带寓意象征雕塑的深红色大理石和鎏金青铜配氧化钴壁炉座钟 < br > 巴黎,帝国早期,约1805年 < br > 高47厘米;宽29厘米;深28厘米 < br >
玛尼艾利 - 盖里

重要的带寓意象征雕塑的深红色大理石和鎏金青铜配氧化钴壁炉座钟,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28

埃特涅·勒诺伊尔 < br > 我们确信人物雕像的模型作者为埃特涅-毛里斯·法孔涅 < br > 罕见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 br > 寓意人物形象 < br > 巴黎,新古典主义时代,路易十五晚期,约1765年 < br > 高44厘米;宽45厘米;深15.5厘米 < br >
勒诺伊尔 - 法孔涅

罕见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寓意人物形象,路易十五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27

泰特布朗奇 < br > 罕见的洛可可式鎏金青铜与银质小形旅行钟 < br > 巴黎,路易十五时代,约1745-1755年 < br > 高16.5厘米;宽8.5厘米;深5.5厘米 < br >
泰特布朗奇

罕见的洛可可式鎏金青铜与银质小形旅行钟,路易十五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26

勒·沃尔于巴黎 < br > 钟壳的制造者为弗朗索瓦·瑞蒙德 < br > 罕见的卡拉拉大理石配鎏金与镀氧化钴的青铜雕塑壁炉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晚期,约1785-1790年 < br > 高58厘米;宽42厘米;深13厘米 < br >
François Rémond (1747 - 1812)

罕见的卡拉拉大理石配鎏金与镀氧化钴的青铜雕塑壁炉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25

米歇尔·斯陶伦沃尔克 < br > 我们确信钟壳作者为让-周瑟夫·德·圣-日耳曼 < br > 罕见的青铜鎏金洛可可式桌上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五时代,约1750年 < br > 高22.5厘米;宽14厘米;深9厘米 < br >
Michel Stollenwerck

罕见的青铜鎏金洛可可式桌上座钟,路易十五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24

钟的机芯作者为周瑟夫-玛丽·瑞维尔 < br > 青铜雕塑家为弗朗索瓦·瑞蒙德 < br > 重要的白色大理石与鎏金青铜打造的斯芬克斯壁炉座钟 < br > 爱之献祭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晚期,约1785-1790年 < br > 高51.5厘米;宽30.5厘米;深16厘米 < br >
瑞维尔 - 瑞蒙德

重要的白色大理石与鎏金青铜打造的斯芬克斯壁炉座钟 爱之献祭,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23

我们确信钟壳作者为皮尔·古谢尔 < br > 一个重要的用鎏金青铜与白色大理石打造的斯芬克斯壁炉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晚期,约1785-1790年 < br > 高54.4厘米;宽49厘米;深10.8厘米 < br >
古谢尔

一个重要的用鎏金青铜与白色大理石打造的斯芬克斯壁炉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21

我们确信钟壳的作者为安德烈-安东·拉福里奥 < br > 我们确信钟盘的作者是巴黎珐琅师哎梯涅·高斌,又称杜柏松 < br > 重要的鎏金青铜壁炉座钟“狄安娜的战车” < br > 巴黎,帝国时代,约1805-1810年 < br > 高47.5厘米;宽56厘米;深13厘米 < br >
拉福里奥-杜柏松

重要的鎏金青铜壁炉座钟 “狄安娜的战车”,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20

诺埃尔·博列特 < br > 罕见的鎏金青铜壁炉座钟 < br > “吻” < br > 根据让-安东尼·乌冬设计的雕塑模型制作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85年 < br > 高46厘米;宽26厘米;深15厘米
博列特 - 乌冬设计的雕塑模型制作

罕见的鎏金青铜壁炉座钟 “吻”,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18

我们确信钟壳由年长的科洛特里制造 < br > 罕见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高贵的野蛮人”主题壁炉座钟 < br > “非洲女护士” < br > 巴黎,帝国时代,约1810年 < br > 高38.5厘米;宽23厘米;深11厘米
年长的科洛特里

罕见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高贵的野蛮人”主题壁炉座钟 “非洲女护士”,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17

利鲍特 < br > 我们确信鎏金青铜雕塑师为罗伯特·奥斯蒙德 < br > 一个重要的白色大理石、西班牙花缎纹大理石加配鎏金青铜雕塑的带斯芬克斯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85年 < br > 高46厘米;宽48厘米;深12厘米
利鲍特 - 奥斯蒙德

一个重要的白色大理石、西班牙花缎纹大理石加配鎏金青铜雕塑的带斯芬克斯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16

我们确信青铜雕塑的作者为弗朗索瓦·瑞蒙德 < br > 重要的青铜鎏金配白色大理石壁炉座钟 < br > 音乐家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85年 < br > 高51厘米;宽56厘米;深13厘米 < br >
瑞蒙德

重要的青铜鎏金配白色大理石壁炉座钟 音乐家,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15

克劳德-查尔斯-佛朗索瓦·费隆 < br > 卓越的带格里高利历与共和历的青铜鎏金座钟 < br > 巴黎,督政府时代,约1795年 < br > 高35厘米;宽29里面;深11.5厘米
费隆

卓越的带格里高利历与共和历的青铜鎏金座钟,督政府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10

瑞纳克雷-尼古拉·苏提奥 < br > 珐琅钟盘由乔治-阿德里安·摩尔列特制作 < br > 由奢侈品经销商多米尼克·达古里指导并监制 < br > 一个卓越的鎏金青铜配塞夫勒瓷画壁炉座钟 < br > 王家塞夫勒瓷器工厂,路易十六时代,1782年 < br > 高62.5厘米; 宽48厘米;深16.5厘米
苏提奥 - 摩尔列特 - 达谷里

一个卓越的鎏金青铜配塞夫勒瓷画壁炉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08

安提德·杨威尔,1751-1835 < br > 卓越的带双重时间指示系统的墙上挂表 < br > 巴黎,帝国时代,约1805-1810年 < br > 总体:长53.5 厘米; 53.5 厘米; 深 12 厘米
安提德·杨威尔

卓越的带双重时间指示系统的墙上挂表,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07

杰克·茂杜伊特 < br > 重要的青铜鎏金并镀氧化钴新古典主义壁炉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早期,约1775年 < br > 高44厘米;宽27厘米;深12厘米
茂杜伊特

重要的青铜鎏金并镀氧化钴新古典主义壁炉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06

让-尼古拉斯·施密特 < br > 安古雷姆公爵的瓷厂出品的罕见的裸瓷雕塑壁炉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晚期,约1785-1790年 < br > 高47.5厘米;宽47.5厘米;深13厘米
施密特

安古雷姆公爵的瓷厂出品的罕见的裸瓷雕塑壁炉座钟,路易十六晚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04

里歇尔 < br > 我们确信钟壳的作者为安德烈-安东·拉福里奥 < br > 重要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爱神引领维纳斯" < br > 巴黎,帝国时代,约1805-1810年 < br > 高59厘米;宽47厘米;深22厘米
里歇尔 - 拉福里奥

重要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爱神引领维纳斯",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101

一个重要的青铜鎏金配大理石壁炉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晚期,约1785-1790年 < br > 高53.5厘米;宽50厘米;深13.5厘米

一个重要的青铜鎏金配大理石壁炉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98

我们确信钟壳的作者为让-西蒙·代沃别利耶 < br > 精雕细刻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咖啡搬运工” < br > 巴黎,督政府时代,约1795-1800年 < br > 高29厘米;宽29厘米;深9.5厘米
代沃别利耶

精雕细刻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咖啡搬运工”,督政府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97

让-嘉薄礼耶里·因伯特,1776年获得钟表大师的称号与资质 < br > 钟壳作者为米歇尔·博易松,1772年获得大师称号与资质 < br > 精雕细刻的青铜鎏金新古典主义钟表 "爱战胜时间"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早期,1775-1780年 < br > 高48.5厘米;宽31.5厘米;深15.5厘米
因伯特 - 博易松

精雕细刻的青铜鎏金新古典主义钟表 "爱战胜时间",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94

查尔斯-塞斯里·费隆 < br > 珐琅钟盘由周瑟夫·科托制作 < br > 罕见的青铜鎏金与白色大理石壁炉座钟 < br > 美惠女神为爱神加冕”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85年 < br > 高65厘米;宽51厘米 < br >
科托制作 - 费隆

罕见的青铜鎏金与白色大理石壁炉座钟 美惠女神为爱神加冕”,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92

迪乌多尼·可伊那宝 < br > 珐琅钟盘作者为哎梯涅·高斌, 又称作杜柏松(1731-1815) < br > 卓越的王家塞夫勒瓷厂制造的瓷质里拉琴式壁炉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晚期,约1785-1790年 < br > 高62厘米;宽26厘米;深16厘米
可伊那宝 - 杜柏松

卓越的王家塞夫勒瓷厂制造的瓷质里拉琴式壁炉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90

路易-安东·庇佑瓦莱特 < br > 我们确信钟壳的作者为让-周瑟夫·德·圣-日耳曼 < br > 罕见的青铜鎏金壁炉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五时代,约1755-1760年 < br > 高52.5厘米;宽34厘米;深19厘米
庇佑瓦莱特 - 圣-日耳曼

罕见的青铜鎏金壁炉座钟,路易十五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86

我们确信鎏金青铜装饰出于皮尔·古谢尔之手 < br > 重要的白色大理石带水平旋转钟盘的壁炉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75-1875 < br > 高39.5厘米;加手柄的宽度为21厘米;底座11.5厘米x 11.5厘米
古谢尔之手

重要的白色大理石带水平旋转钟盘的壁炉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85

我们确信机芯的制造者为让-安德烈·利鲍特和让-巴普提斯特·利鲍特 < br > 外壳座钟为罗伯特·奥斯蒙德 < br > 重要的青铜鎏金壁炉座钟“钟表师的典范”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早期,约1775-1780年 < br > 高43.5厘米;宽50.2厘米;深25.7厘米
利鲍特 - 奥斯蒙德

重要的青铜鎏金壁炉座钟“钟表师的典范”,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82

让-皮尔·帕拉齐 < br > 钟壳作者为弗朗索瓦-热内·摩尔利 < br > 罕见的青铜鎏金新古典主义寓意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五晚期,约1765-1770年 < br > 高37厘米;宽39.5厘米;深20厘米
帕拉齐 - 摩尔利

罕见的青铜鎏金新古典主义寓意座钟,路易十五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75

列宾 < br > 我们确信红泥模型的作者为西蒙-路易斯·博易皂忒或者是他的工作室 < br > 罕见的红泥雕塑“埃及人像”壁炉座钟 "埃及式乌拉尼娅或几何之象征" < br > 巴黎,督政府时代,约1800年 < br > 高40厘米,宽40厘米,深20厘米
列宾 -博易皂忒

罕见的红泥雕塑“埃及人像”壁炉座钟 "埃及式乌拉尼娅或几何之象征",督政府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73

迪乌多尼·可伊那宝 < br > 重要的鎏金青铜与大理石雕塑壁炉座钟 “多米尼克,保罗与弗吉尼娅” < br > 巴黎,督政府时代,约1795年 < br > 高62厘米,宽57厘米,深18厘米
可伊那宝

重要的鎏金青铜与大理石雕塑壁炉座钟 “多米尼克,保罗与弗吉尼娅”,督政府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72

罗伯特·罗宾 (1741-1799) < br > 我们确信钟壳的制作者为罗伯特·奥斯蒙德 (1711年-1789年) < br > 一个重要的精雕细刻的青铜鎏金壁炉座钟 "知识之象征" < br > 巴黎,路易十五晚期, 约1765-1770年 < br > 高52厘米;宽63厘米;深26厘米 < br >
罗宾 - 奥斯蒙德

一个重要的精雕细刻的青铜鎏金壁炉座钟 "知识之象征",路易十五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71

钟表师为拉米拉 < br > 珐琅画家为周瑟夫·科托 (1740-1812) < br > 我们确信钟壳的作者为皮尔-菲利普·汤米亚 (1751-1843) < br > 罕见的青铜鎏金与红色大理石壁炉座钟 “爱之献祭”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晚期,约1790年 < br > 高46厘米,宽43厘米,深13.5厘米
钟表师为拉米拉 - 科托 - 汤米亚

罕见的青铜鎏金与红色大理石壁炉座钟 “爱之献祭”,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68

墨里安 < br > 罕见的青铜鎏金壁炉座钟 “爱情与忠诚的象征” < br > 巴黎,督政府时代,约1800年 < br > 高48.5厘米,宽32厘米,深11.5厘米
墨里安

罕见的青铜鎏金壁炉座钟 “爱情与忠诚的象征”,督政府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64

周瑟夫-玛丽·瑞维尔(1811年在巴黎去世) < br > 1775年8月12日在巴黎获得钟表大师的称号与资质 < br > 罕见的斯芬克斯壁炉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85年 < br > 高52.5厘米,宽32.5厘米,深15厘米
瑞维尔

罕见的斯芬克斯壁炉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62

青铜鎏金壁炉座钟 “背负幻灯箱的天使” < br > 巴黎,帝国时代,大约1800年制造 < br > 高46厘米,宽24厘米,深13厘米
让-西蒙·代沃别利耶

青铜鎏金壁炉座钟 “背负幻灯箱的天使”,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57

路易斯-佛朗索瓦-艾玛堡·墨里安 < br > 罕见的白色大理石与鎏金青铜壁炉座钟 “丘比特与赛琦”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85-1790年 < br > 高40.5厘米,宽35.5厘米,深14厘米
墨里安

罕见的白色大理石与鎏金青铜壁炉座钟 “丘比特与赛琦”,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56

路易斯·鲍赛 < br > 根据西蒙-路易斯·博易皂忒的设计制作的红泥人像模型 (1743-1809) < br > 罕见的“埃及女人像”红泥雕塑壁炉座钟 < br > 巴黎,帝国时代早期,约1805年 < br > 高50.5厘米,宽17厘米,深14厘米
鲍赛 - 博易皂忒

罕见的“埃及女人像”红泥雕塑壁炉座钟,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55

重要的青铜鎏金与瑞典斑岩制作的战利品壁炉座钟 < br > 瑞典,19世纪早期,约1815-1820年 < br > 高56厘米,底座17.5厘米 x 17.5厘米

重要的青铜鎏金与瑞典斑岩制作的战利品壁炉座钟,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53

我们确信外壳为让-西蒙·代沃别利耶(1764 – 1824) < br > 罕见的鎏金青铜雕塑壁炉座钟 “爱之圣坛” < br > 巴黎,督政府时代,约1795年 < br > 高51厘米,直径23厘米 < br >
代沃别利耶

罕见的鎏金青铜雕塑壁炉座钟 “爱之圣坛”,督政府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51

查尔斯·勒罗伊于巴黎 (1737 – 1792) < br > 钟壳确信为让-周瑟夫·德·圣-日耳曼制作 (1719-1791) < br > 重要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学习之象征"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早期,约1770-1775年 < br > 高67.5厘米,宽46.5厘米,深23.5厘米
勒·罗伊 - 圣-日耳曼制作

重要的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学习之象征"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48

我们确信作者为克劳德·盖里(1759-1815) < br > 重要的青铜鎏金壁炉钟表 "克里提娅变形记" < br > 巴黎,帝国时代,约1810年 < br > 高92厘米,人像的宽度为35厘米
盖里

克里提娅变形记,帝国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16

曼尼谢尔于巴黎 < br > 罕见的鎏金青铜壁炉精准校时器 < br > 巴黎,督政府时代,约1795年 < br > 高42.5厘米,宽26.5厘米,深17.5厘米
曼尼谢尔于巴黎

罕见的鎏金青铜壁炉精准校时器,督政府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37

尼古拉斯-亚历山大·福林 < br > 稀有的白色大理石和鎏金青铜雕塑铜钟 "爱与友情"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80-1785年 < br > 高49厘米,宽36.5厘米,深20厘米
福林

稀有的白色大理石和鎏金青铜雕塑铜钟 "爱与友情",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35

杰克-奥古斯特·德图尔 < br > 重要的白色大理石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忠贞爱情之献祭"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85年 < br > 高52.5厘米,宽48厘米,深15.3厘米
德图尔

重要的白色大理石青铜鎏金与镀氧化钴壁炉座钟 "忠贞爱情之献祭",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25

巴福尔特 < br > 一个青铜鎏金壁炉座钟 "维纳斯的圣坛"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85年 < br > 高40厘米,宽40厘米,深11厘米
巴福尔特

一个青铜鎏金壁炉座钟 "维纳斯的圣坛",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20

精雕细刻的青铜鎏金水平旋转钟盘式壁炉座钟 "维纳斯的圣坛"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约1775-1780年代 < br > 高35厘米,宽33.5厘米,深23.2厘米

精雕细刻的青铜鎏金水平旋转钟盘式壁炉座钟 "维纳斯的圣坛",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18

劳伦特 < br > 青铜鎏金,珐琅与大理石制作的带革命历法的开面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时代,月1793-94年 < br > 高41厘米,宽27厘米,深14厘米
劳伦特

青铜鎏金,珐琅与大理石制作的带革命历法的开面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08

弗朗索瓦-路易斯·郭敦,大约1740年-1800年 < br > 西班牙王室制表大师 < br > 罕见的巴黎制造的硬质瓷器与鎏金青铜雕塑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末期,约1785年左右 < br > 高47厘米;宽47厘米;厚17.5厘米
郭敦

罕见的巴黎制造的硬质瓷器与鎏金青铜雕塑座钟,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07

嘉宝利埃-皮尔·佩尼雅特,活跃于1760-1776年间的钟表师,与 < br > 艾利·巴比在特,活跃于1768-1776年间的珐琅画师 < br > 我们确信钟壳的作者为让-周瑟夫·德·圣-日耳曼(1719-1791) < br > 重要的青铜鎏金雕塑新古典主义壁炉座钟 "学习的象征"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早期,约1770-1775年 < br > 高58.5厘米,宽46厘米,深23厘米
佩尼雅特 - 圣-日耳曼 - 巴比在特

重要的青铜鎏金雕塑新古典主义壁炉座钟 "学习的象征",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03

利鲍特,王家钟表师于巴黎 < br > 确信铸铜师为罗伯特·奥斯蒙德,1746年1月成为大师 < br > 一个重要的建筑式鎏金青铜壁炉座钟:卡通画宫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早期,约1770-1775年 < br > 高39厘米,宽45.5厘米,深18.5厘米
利鲍特

一个重要的建筑式鎏金青铜壁炉座钟:卡通画宫,路易十六时代

在您家 中观察这

P001

利鲍特,王室钟表师 < br > 罗伯特·奥斯蒙德,1746年一月正式得到青铜铸造师资质 < br > 罕见而又精致的鎏金青铜雕塑壁炉座钟 < br > 巴黎,路易十六早期,约1775年 < br > 高37.5厘米;宽37.5厘米;深12.5厘米 < br >
利鲍特

科学的胜利, 路易十六早期

在您家 中观察这